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奇闻异事,天下奇闻,宇宙奥秘,外星人,未解之谜,灵异事件,ufo之谜尽在奇闻异事网!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故事 > 正文

1949年周恩来因何事“失踪”整整一周?

  1949年5月下旬,周恩来、李维汉代表中共中央分别同在北平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、中国民主同盟、中国民主建国会、中国人民救国会、上海团联等民主党派、人民团体负责人频繁接触,商议通过成立新政协筹备会来进行各项筹备工作的问题。

  通过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,在新政协筹备会正式开幕之前,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中的绝大多数,在彻底推翻国民党统治,以新民主主义建立新中国两个基本问题上,与中国共产党取得了基本一致。

  1949年6月11日,新政协筹备会举行预备会议。会议商定参加新政协筹备会的单位为二十三个,共一百三十四人。

  6月15日,新政协筹备会在北平成立并举行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。会议选举通过了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朱德、李济深、张澜、沈钧儒、谭平山、章伯钧、黄炎培、马叙伦、蔡廷锴、马寅初、郭沫若等21人组成的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委员会。会议推选中共代表毛泽东为常委会主任,中共代表周恩来、民革代表李济深、民盟代表沈钧儒、无党派人士代表郭沫若、产业界民主人士代表陈叔通为副主任。并决定李维汉为秘书长,齐燕铭等九人为副秘书长。

  那一天,我是作为华北画报社的摄影记者,被派去拍摄新政协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的筹备会的。但因为当时摄影记者非常短缺,根本没有今天专项或专职记者的说法。特别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夕,各界的活动多穿插进行,我也必须在几个活动中间来回穿梭。好在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中,几个最有意义的镜头都被我捕捉到了。

  1949年6月15日,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委员会二十一名委员,除张澜未到会外,都出现在中南海勤政殿。

  中途休息期间,会议安排筹备会常务委员会全体成员合影留念。照相场地就安排在勤政殿前面的空地上,众人身后是那两根勤政殿特有的、未上漆的仿古圆木柱子。工作人员事先已安排好了委员们的站位顺序,周总理应该站到第一排,紧挨着毛主席左边,但周总理拒绝了这一安排,他悄悄地站到了最后一排、最靠边的位置。

  这个举动虽小,却体现了周恩来对民主人士的尊重和谦虚严谨的工作作风。

  这次会议,我第一次见到毛泽东主席,并第一次为毛主席拍照。当时,毛主席同筹备会常务委员们合影之后,就坐在室外的椅子上同民主人士谈笑风生。他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吸引着我,我想给毛主席拍一张单人照。可当我走到主席跟前时,我那拍过战争场面的双手,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以至于平时可以随心所欲摆弄的相机也不听使唤了。毛主席看出我有些怯场,他微笑中带着鼓励说:“别着急,慢慢来。”他那一口湖南话很快使我的心情松弛下来,我恰到好处地摁下了快门,果然是一幅让我满意的照片。毛主席的神情相当亲切、朴实、自然。

  为准备新政协会议,筹备会常务委员会下设了六个小组,分别负责一个方面的具体工作。 

  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于19日结束,历时五天。 

  从6月15日至9月20日,新政协筹备会共举行了八次会议,成果颇丰,筹备会向9月21日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提交了多份草案,并都得以通过,如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》、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》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》,新中国的国都、纪年、国歌、国旗的最后确定等四个决议案。 

  其中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》(简称《共同纲领》)是新中国历史上一份极其重要的文献。它解决了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新国家,以及怎样建立一个新国家这种极为重大的问题。在新中国第一部宪法诞生前,它实际上起到了临时宪法的作用。而《共同纲领》的理论基础和政策基础则是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和《论人民民主专政》。 

  当时解放战争尚未结束,作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要协助毛泽东处理战事,作为新政协筹备会的常务委员,他不仅要亲自出面协调各方面的关系,而且要处理不少党务工作,要真正静下心来起草《共同纲领》,决非易事。 

  但相比较而言,《共同纲领》是不可马虎的大事。因此,周恩来亲自同毛泽东商量,暂时放下手头的诸多事务,集中一段完整的时间来完成《共同纲领》的起草工作。 

  为此,周恩来把自己关在中南海勤政殿整整一个星期。有人开玩笑说,大忙人周恩来“失踪了”。 

  到8月22日,《共同纲领》草案已是五易其稿。这天深夜,周恩来才将铅印稿送毛泽东审阅,并附信说明:“主席,只印了五十份,各人尚都未送。待你审阅后看可否能做修改的基础,然后再决定需否送政治局及有关各同志审阅。”这份草案与李维汉此前起草的纲领比较,仅从名称上看似乎只少了“革命”两个字,但这样的删减并非两个字那么简单,其中蕴藏着不同寻常的意义,只是后来“革命”又不断出现。 

  毛泽东仔细阅读了这份《共同纲领》草案,并进行了技术性的结构调整,一些段落也做了修改。 

  在此期间,从9月10日晚九时起,周恩来、胡乔木等在毛泽东处一起讨论、修改《共同纲领》草案,直至次日晨7时。也就是说整个晚上没有一刻休息,一口气讨论了十个小时!毛泽东在9月3日给胡乔木的便条中,特意附笔“你应注意睡眠”,说明他知晓胡乔木连续熬夜的情形,表示一下同志般的关心。而毛泽东自己,包括周恩来在内,有时工作起来也通宵达旦,甚至几天几夜不合眼。9月10日晚的工作情形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。 

  对9月13日稿,毛泽东仍有多处修改。

分类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