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奇闻异事,天下奇闻,宇宙奥秘,外星人,未解之谜,灵异事件,ufo之谜尽在奇闻异事网!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故事 > 正文

蒋介石与宋美龄新婚曾被誉为神仙眷属

  “神仙眷属”下榻北京饭店,蒋介石被小道消息激怒了。

  “敬谒总理灵柩”的幕前幕后,“拜把兄弟”不欢而散。

  1928年,正是蒋介石志得意满之时,一方面他在形式上完成了中国的统一,另一方面又和中国共产党彻底决裂了。因此,在当时的中国政坛上,他是个非常引人注目的人物。1927年12月1日,他与宋美龄结婚。“蒋宋联姻”不仅对蒋介石个人生活很重要,对他的政治军事生涯更为重要。他曾经在结婚的当天发表一篇文章《我们的今日》,文中说:“我今天和最敬爱的宋女士结婚,是有生以来最光荣、最愉快的事。我们结婚以后,革命事业必定更有进步,从今可以安心担当革命的大任……我们的结婚,可以给中国旧社会以影响,同时又给新社会以贡献。”

  果然,进入1928年后,凭着各种因素的推动,蒋介石终于攀上了一生中的顶峰。

  这一年夏天,蒋介石与新婚妻子宋美龄一同到达北京,那时宋美龄仪态万方,而蒋介石也正当盛年,留着短须,戎装笔挺,披着他常爱披的黑色斗篷,倒也显得气度不凡。这一对夫妻,当时被一些文人捧为“神仙眷属”。蒋介石夫妇抵京时,受到了平津卫戍司令阎锡山,北平政治分会主席张继等人的欢迎。在车站上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,张灯结彩、欢呼献花、军乐仪仗,应有尽有。据我国老一辈新闻工作者、著名报人徐铸成先生的回忆,蒋介石和宋美龄曾经下榻于北京饭店,住进北京饭店五楼的客房。蒋介石还邀请了他的“金兰之交”冯玉祥将军到北京,说是和阎锡山、李宗仁等北伐时的集团军司令一起参谒中山遗容。

  “蒋总司令到了北平”(此时,北京因国民政府南迁已被更名为北平),这在当时的新闻界中引起了轰动,大小报纸都想抢独家新闻,蒋和宋的驻跸处每天都有许多端着照相机的记者,苦苦地寻觅机会,想要拍摄这对“神仙眷属”的照片。可是蒋介石正忙着筹办谒陵,忙着削弱异己,对记者似乎并没有多大兴趣。因而各报也难以得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。

  不过,当时的“时闻社”却有一番神通,别的报纸搞蒋介石的新闻颇为不易,可是“时闻社”却每天都发表一个关于蒋介石和宋美龄的“起居注”,内容有蒋介石夫妇乘什么车,车牌号是多少,将要会见哪位要人、谈多长时间,“神仙眷属”何时睡觉,宋美龄穿什么旗袍,配什么颜色和式样的鞋,都一一报道。一时间,“时闻社”的这类消息成了社会上无聊之徒茶余饭后的谈资。这引起了其他一些小报记者和编辑的嫉妒,可是他们又弄不清时闻社是从哪里搞到这类新闻的。

  蒋介石夫妇到北平后的第三天,终于传出消息,他要在北京饭店举行记者招待会了。这自然引起了新闻界的重视,各报社都派出了精兵强将前往采访。北京饭店的会场早早就挤满了新闻记者。

  蒋介石出场时,记者们报以热烈的掌声,可是细心人却发现,蒋介石阴沉着脸,内中有略通医道,会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的,一看便知,这是“心有内火”。

  果然,蒋介石一开口,就用他的宁波口音,“这个,这个”地哼了好几次,这是他惯用的口头语,也是在他生气或是思维不连贯的时候常爱用的。现在又是“这个,这个”地不停,更证明有什么事让他非常恼火。

  蒋介石终于把心火暂时压下了一些,这才能够语气连贯地说话。他说:“这个北平是几代古都,封建传统很浓厚,希望新闻界勿沾染坏习气。”

  说到这儿他的目光扫了一下会场上的记者们,尤其是时闻社的人。记者们听到这儿,个个噤若寒蝉,谁也不敢吭气,可是都在心里盘算:“不知这位总司令为何事生气?莫不是我们对他有不敬的地方吧,他可是中国政坛上的新贵,招惹不得哟!”

  蒋介石又接着说:“对女人评头品足的坏习惯最要不得,这是对女性的侮辱……”

  蒋介石越说越气,他本来口才并不太好,现在为一口恶气所动,竟然变得滔滔不绝起来,连“这个,这个”也没有了。

  记者们这才听明白,原来蒋介石被时闻社的报道激怒了。自己的夫人成为小报花边新闻的内容,无聊者酒后茶余的谈资,不要说身为总司令的蒋介石,就是任何一个男儿也咽不下这口气。

  蒋介石滔滔不绝地痛斥了一番时闻社的无聊和对妇女的不尊重以后,才简单地说了一下到北平来的目的,无非是“敬谒总理灵柩”,“北伐成功,告慰总理在天之灵”之类。看到蒋介石余怒未消的神情,记者们也不好提什么问题,免得自讨没趣。于是招待会草草结束。

  尽管记者当中各类政治倾向的人都有,但是对蒋介石斥责新闻界某些人对妇女评头品足的一番话,有异议的倒也不多。人们倒是关心蒋介石和宋美龄的生活琐事是怎么泄露出去的。有人披露,时闻社所以消息灵通是因为社长买通了北京饭店五楼的服务员。可也有人怀疑是蒋介石身边的人通风报信,因为北京饭店的服务员能够提供宋美龄穿什么,戴什么的“小道消息”,可是提供不了蒋介石将在何时,与何人谈话的内容。这类绝密消息,只能是蒋介石的心腹人物才知道。

  现在再去追究这段历史旧案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,可当时为蒋介石服务的北京饭店员工们一天到晚看蒋介石吊着脸,不免要小心一些就是了。也有人说,咱们北京饭店也真有幸,宋氏三姐妹,两位都到过了。要是有一天,她们能一起来到咱们饭店该有多好!

  这次蒋介石到北平,名义上是“谒陵”,实际上另有打算。因为北伐中,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很有战斗力,屡立战功。蒋介石看到冯玉祥名声大振,兵力雄厚,就联合阎锡山企图削弱冯玉祥的力量。蒋介石当时把平津地区的要职几乎都封给了阎锡山,只把北平市长和一个税务官的职位留给了战功赫赫的冯玉祥所部。冯玉祥大为不满,故意拖延北上“谒陵”,让蒋介石在北平苦等了他好几天。北平“谒陵”后,蒋介石又召开“善后会议”,实际上是削弱异己,引得冯玉祥等人大为不满,不仅一对“拜把兄弟”不欢而散,此后的“蒋冯阎大战”也由此埋下了伏笔。

分类信息